李鴻章死後,德國立馬刊報表明與他的關系,果然有陰謀

翻閱現在的資料,但凡據理為李鴻章說辭的,言必稱梁啟超所寫的《李鴻章》:「吾敬李鴻章之才,吾惜李鴻章之識,吾悲李鴻章之遇。」,緊接著便又會擺出,李鴻章出國訪學時在外國的超高接待,並被德國、英國、美國、日本首腦級人物稱贊,甚至還被稱為「東方的卑斯麥」,一度與當時的英國首相本傑明.迪斯雷利,法國總理甘必大,德國宰相卑斯麥齊名。

庚子議和中的李鴻章(前排中),形容憔悴。

這倒是與我們從小接收到的歷史知識不同,單教科書,我們就隻知道他李鴻章為一賣國賊,但凡喪權辱國的條約,都基本有簽署他的名字。當然,作為現如今的我們,已經懂得了客觀的分析,他李鴻章隻不過為清朝一裱糊匠,且還是很能幹的裱糊匠。清廷大廈將傾,也著實非他一人之力所能扶也。

畢竟作為清朝的裱糊匠,他李鴻章確實是已經盡力了,至少對於清廷的統治者慈禧來說,1901年(光緒二十七年)當李鴻章病逝後,她就著實感覺到天要塌了,聲淚俱下言稱李鴻章乃「再造玄黃」之人 。可此時反觀國外,與生前拜訪他們時所稱贊的美譽比,如今,卻有些不同了。

李鴻章在生前訪問過的各國,要說其接待規模超空前的,首屈一指的便有英國、德國、美國,然李鴻章死後,卻唯獨隻有美國媒體做了相應的報道。英國則於 11月8日才在《泰晤士報》做了報道,倒也算客觀與恭敬,足足用了兩個整版的篇幅,詳細介紹了李鴻章的生平,以及列強對此的反應。

然德國就讓人出乎意料了,據傳聞,德國無一媒體對其的死感興趣,這是為何?原來在1896年李鴻章訪問德國的時候,德國官員和公眾一聽到李鴻章的頭銜,當即就有些雲里霧里,於是給予了李鴻章超規格的接待,其目的便是希望他在拜訪中能給德國工業帶來大額訂單,卻不料他李鴻章直到離開也沒簽訂啥訂單,德國人希望落空,更是覺得如同傻子一般被李鴻章耍弄了。

巨人相會:李鴻章與德國「鐵血宰相」俾斯麥

要說站在德國人的角度來看,還真的是有幾分氣憤,要知道,德國人一開始就不遺餘力贊美他李鴻章,甚至美其名為「東方卑斯麥」,還不是因為他李鴻章手下淮軍的槍炮和北洋海軍的主力軍艦,尤其是清朝的吞金巨獸定遠、鎮遠兩艦的艦炮,這些無一不都是從德國克虜伯公司訂購。

如今,眼見這大清國的宰相般的人物李鴻章來了,又何況「世界之人,殆知有李鴻章,不復知有北京朝廷。」又怎能不隆重表示一下?再怎麼說,這清廷庫里的銀子是他克虜伯家族的重要財源,而克虜伯家族又是俾斯麥和德國的重要財源。隻是,德國這次有些失算,在表示對金主的尊敬同時,他們過多的期望了。

圖為1896年中堂駕遊漢伯克鑄刻敬獻鍍銀紀念章

而對於我們來說,仍需謹記的或許是,國之交往,利益仍是基礎也。對於李鴻章的評價,其實外國人也並非一味的都是稱贊之詞,這其中也不凡有對李鴻章評極低的,隻不過媒體的選擇或意見領袖的宣揚,久而久之,我們便選擇性的失憶了。

關註史官操刀的更多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