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氏族譜歷代譜序引發的潮州府盧氏大本營發源地之考論

近日在盧氏宗族群中流傳著揭陽玉白村發現了《盧氏族譜》為老譜,在這份族譜里面有《天順八年(1464)正月吉旦進士鄭安為譜序 》、《嘉靖四十四年(1565)冬月進士劉以節代修譜序》、《萬歷五年(1577),碧泉公復懇潮州知府重修譜序》和《宋寧宗嘉定三年五月端午潮州郡守黃自求《順之公傳贊》》等重要的歷史資料,這對於更深入研究潮州唐宋八賢之盧侗公的生平紀事、盧氏世居郡城、簪嬰門第、衣冠蟬聯、後裔淵派分支、以及其孫進士盧順之的紀年等等提供重要的歷史資料,更難能可貴的是為盧氏後人提供了,歷代府志、縣志從未曾收載過的侗公曾孫"朝陽,登寧宗慶元二年(1196)進士,歷官大理寺評事,決獄平允,人不稱冤。"的相關資料。這本來是全族皆大歡喜的一件好事!但是偏偏有某些人喜沽名釣譽,以此大作文章,自以專家學者進行高談闊論,一味地吹捧某地、某房為盧氏大本營,盧氏發源,執導唯我獨尊。對此本不以為然,但是如果長久下去將會誤導後人,覺得此時不吐不快,若無客觀正確的認識和充分的利用好這幾份文書檔案,將會成為某些人竊名盜譽的載體。對此筆者提出了幾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我們先來搞清楚,侗公在冠山是長期居住還是卜舍著述呢?鄭安譜序中有:"宋仁宗慶歷間,國子直講方齋盧先生侗遊學來潮,家於鳳城東北隅鏨巷。因攬冠山之勝,築深潭羅其前,神山枕其後,誠天造之地,而卜精舍於茲,益肆力以著述。"這兩句話我們應聯系在一起進行研究,不可斷章取義,也就是說,在宋慶歷年間,侗盧遊學來潮居住於鳳城東北隅鏨巷。致仕後因喜愛冠勝景,環境清幽,在冠山上築一處別致精巧茅舍或者陋室之類的臨時住所在此專心致志進行學術研究和著述。當時剛好看到韓江水患困攏當地鄉民的生活生產,因此帶領鄉民開挖大潭引水入潭,鄉民感其恩德而稱中舍潭。可見此時冠山隻有侗公一個在此隱居著述場所,冠山盧氏曾未在此定居。

第二個問題,就是三份譜序中都同時提到了居郡城東北隅,鳳城舊地,這更充分的說明了,郡城(鳳城)是盧氏的舊地,侗公的子孫後裔一定是生活在府城潮州,潮州郡城才是盧氏的大本營,才是盧氏的發源地。因此可見,冠山並不是什麼大本營。

第三個問題,序中說到"公之子英州司戶暠,以潮城所居之地,讓為郡庠,義足稱焉。"可見侗公和其子孫一直來就在郡城居住,暠公高義以潮城所居之讓郡庠,並不說明此時潮郡就沒有其他住所了,盧氏那個時候已經是潮郡望族,在郡城不應該隻有一處住所吧!在古代,古人義概讓祖墓,讓府第,讓祠堂者比比皆是,潮陽縣治是范思顒讓祖墓和住所,饒平縣城學宮是邱氏讓祠堂。但是讓出這些產業後潮陽縣城和饒平縣城依然有范姓和邱姓後人在那里居住,何況序中也沒有片言隻字記載讓住所後就得搬家去冠山。

第四個問題,根據巜嘉靖四十四年(1565)冬月進士劉以節代修譜序》中記載:"至於宋末,子孫遷之冠山、仙樂、饒平、揭陽、潮陽鳳港等處而家焉。自是而後,雲仍繁茂,蟄蟄詵詵,可謂盛矣。"可見冠山盧氏是侗祖後裔在宋末時,才遷到侗公當年在冠山上築精舍著述的山下中舍潭後而居住,他們應該就是從房昱公後裔。他們遷冠山時間應與遷往仙樂,饒平、揭陽、潮陽鳳港等地居住的時間差不多同一時期,即宋嘉定十六(1233)前後。另外,在宋嘉定當時雖無饒平之說,據史料記載,明代中期以前,嶺東之海陽、程鄉(今梅縣)二縣,因疆域寬廣,壤連福建省的汀(州),漳(州)二府,叢山峻嶺,民變嘯聚,難以治理,故巡撫右都禦史吳琛上奏朝廷,請在三饒增設縣治,以利管轄。明憲宗朱見深命總督兩廣軍務兼理巡撫的都察院右都禦史朱瑛,督辦建置饒平縣事。原屬於海陽,程鄉二縣管轄。到了明嘉靖四十四劉以節寫譜序時已經開始置饒平縣,他在譜序中提出饒平這個地名是正確無誤的。另外從請劉以節作序的人是冠山人碧泉盧君,又與劉以節是姻親關系,對盧氏淵源流派、冠山的歷史應該十分熟悉了,他所記述 的" 至於宋末,子孫遷之冠山、仙樂、饒平、揭陽、潮陽鳳港等處而家焉。" 是正確無誤的,假如是不了解,有錯的話,冠山人碧泉盧君一定會提出來的並請劉以節予以訂正。因此這篇序的可信度和正確性較於其他三篇,可見冠山盧氏是在宋未才遷入冠山,不存在盧氏大本營一說說,可以推翻盧氏發源地之說法,請杜撰者別執導自誤,別害己誤人。

第五個問題,便是我們以其他姓氏相關鄉志和族譜作為佐證資料,據《揭陽官碩鄉志》記載:"十二祖李瑛南宋紹興卅一年(1161)曾與同郡范陽直講盧公之子偕遊景星寺,留題二首。另據《潮陽鄭氏金浦系族譜》鄭升公傳略中:"南宋乾道五年(1169),在盧員外的子孫極力邀請下,同赴當年的己醜科科舉。盧家本是望族,京中多有熟人,已替大家辦妥報考關節。"外姓氏的鄉志和族譜的記載雖然沒有縣體到具體人名,但是隻要與盧氏有關片言隻字都能給我們提供一條線索和證據。這說明了早在1161一1169這段時間,已經有盧氏在揭陽,潮陽等處活動或創鄉了,很可能就是侗公的後代。隻是沒充分證據而己。因此肯定潮州,揭陽,潮陽等處盧姓活動的時間要比冠山的遷創鄉時間早,冠山隻不過是侗公卜舍著述,開潭治水,惠澤鄉民的地方,到了宋未,昱祖其後裔因仰慕侗公遺德恩澤當地然而捷足先登來到這里創鄉吧了。

綜上所述,冠山盧氏創鄉時間比其他地方的盧姓創鄉時間要慢,並不是什麼盧氏的本營,也不是發源地,現在潮汕許多盧氏村莊都流傳來自冠山,其實是錯誤的,多數是以訛傳訛,真正的發源地應屬於今天的潮州郡城。比如,潮陽鳳港鄉卻是侗公第五代裔孫大得公初任海陽縣典吏,後調任潮陽大使,因為愛其山川之秀,然卜居金浦、鳳港二鄉。所以一直口傳遷之冠山是錯誤之說,應該更正來自郡城才是正確的。

附舊譜典籍影印件:

鄭安序1

鄭安序2

鄭安序3

鄭安序4 amp; 劉以節序1

劉以節序2

劉以節序3

劉以節序4

丘齊雲序1

丘齊雲序2

丘齊雲序3

像贊1

像贊2

官碩鄉志

官碩鄉志

官碩鄉志

貴嶼鎮志

貴嶼鎮志


弘揚大潮州歷史文化,范圍:海陽、澄海、揭陽、大埔、普寧、潮陽、饒平、豐順、惠來等潮州府屬各縣的人文風俗,歷史典故。

關註潮州八邑人文的更多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