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吻都能升級?令洋人窒息的中國網文

玄幻文學泛濫,好作品不多。圖/《蜀山傳》劇照

網文小說裡的奇葩邏輯,常常令洋人感到“窒息”,理解無能。“接吻的力量這麼大,他居然因此升級了?”“所以他突破極限活下來,就因為嘴對嘴接吻了?”


滿滿的套路,也很快就看膩了。“玄幻文就是各種裝×打臉,扮豬吃老虎。有些讀者剛剛發現一本新書很高興,結果打開一看,除了名字不一樣,其他都一樣。”


1998年,蔡智恒(痞子蔡)的網絡小說《第一次的親密接觸》成為中國網絡文學成熟的標志。這部作品影響深遠,每個人的QQ好友裡幾乎都有一個“輕舞飛揚”。


20年後的今天,中國網絡文學的熱潮蔓延到了國外。外國讀者表示,自己國家的小說主角“一般都要恪守‘不偷東西’‘我們是平等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等觀念,但是中國網絡小說則讓人看到‘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你竟然敢動我的人’‘實力說明一切’和‘哈哈哈,他竟然在我的面前裝,讓我欣賞一下他的醜態再狠狠打他的臉’”。


很快,外國讀者便感受到,中國網文倡導的逆天而行的精神經常體現在對邏輯的無情拋棄上,以至於他們接連發問:“接吻的力量這麼大,他居然因此升級了?”“所以他突破極限活下來,就因為嘴對嘴接吻了?”


品味中國網文是一場伴隨著癡迷、厭倦和滿臉問號的旅程,在連載行將結束時,外國讀者往往難以面對現實:“要完結了,心痛到窒息。”“看××已經成了我的生活習慣,我明天該怎麼過!”

同樣的題材,外國讀者看兩三年就膩了

——————————


艾瑞數據顯示,目前中國網絡文學海外網文用戶總數超過700萬,讀者人數排名前五位的國家分別為美國(20.9%)、巴西(7.4%)、印度(6.7%)、加拿大(5.5%)和印度尼西亞(5.4%)。預計在未來,東南亞地區用戶將超過6500萬,歐洲地區用戶將超過2億,而美洲地區的潛在用戶則達3億以上。


盡管數字喜人,但中國網文在火爆了兩年之後似乎開始消停。


“暗之光”今年20歲,正在瑞士讀大學,他進入網文翻譯圈不過兩年,但已經察覺網文在海外市場正處於“原地不動”的狀態。“國外的市場畢竟很小,按比例來說,外國人真正會去看中國網文的很少,大部分人會選擇紙質書或Kindle,不可能第一時間想到看翻譯過來的網文,所以這個市場並沒有大幅度持續增長。”


歐美出版業高度成熟,而這對於中國網文市場來說並無太多益處。一方面,歐美出版業奉行細分市場和暢銷書機制,種類全面,內容高度類型化,幾乎可以滿足所有人的口味,這側面造成國外網文在本土市場缺乏生存空間;另一方面,中國網文內容單一,品質良莠不齊,新鮮感一旦過去,便顯得後勁不足。


Volarenovels(一家中國網文英譯網站)創始人Etvolare進一步闡述了這種尷尬狀況:“國外出版行業非常成熟,讀者的胃口被養得很挑剔,他們對寫作品質、角色塑造以及陳述方式要求很高。Volarenovels最火的言情類網文《當穿越女遇到重生男》最能體現當下的兩個流行元素:穿越和重生。但一個主題在中國能流行五年,在外國讀者那裡可能兩三年就看膩了。所以現在典型的穿越、重生文已經不太吸引人了。因為讀者覺得重復太多,認為仙俠、玄幻不過如此:打怪升級,每個女生都美若天仙。”


暗之光也註意到了這個狀況:“玄幻文就是各種裝×打臉,扮豬吃老虎。有些讀者剛剛發現一本新書很高興,結果打開一看,除了名字不一樣,其他都一樣,以至於誤會自己看的是同一本小說。”

在網文裡,復姓的逼格指數似乎特別高。

在網文裡諸如“上官”“慕容”這樣具有中國風的姓氏會被不同作者同時青睞,造成“每本小說都在講上官家族的事情”;有些外國網友則集體抵制“yu”(玉)這個字,他們已經受夠女主角的名字全叫“玉”。


網文翻譯者陳嘉宜對玄幻文的概括簡單明了—“男主喜歡打打殺殺,周圍有很多正妹環繞”,言情類則是“女生喜歡冷酷的高富帥男主,高富帥喜歡出身平凡的女子,就像《流星花園》裡一樣”。另一位譯者Beerblade認為這很正常,因為大部分人看網絡文學隻停留在消遣的階段,“他們也沒打算獲得什麼高深的知識”。


暗之光覺得這種狀況不能全怪作者:“這個圈子也就幾百個翻譯者,但國內的網文作家太多了,光玄幻一類就有龐大的作者群。要知道網文也有質量上乘的,但很多譯者隻願意翻譯那些更狗血、更容易賺點擊率的小說,因為能賺錢。他們對網文市場能否長遠發展不在乎,所以那些被證明已經成功了的、套路成熟的作品更容易受到譯者和翻譯公司的喜歡。”


現在,暗之光打算翻譯一本新的小說《混世刁民》,他喜歡這本書的原因是“夠另類”。“主人公不是中國十大世家家主的私生子,而是一個普普通通從農村出來的人,所以讓人覺得,他和我們的生活是有關的。”


作為20歲男孩,暗之光正試圖用自己翻譯的文字改變外國讀者對中國網文的誤解。“有這樣想法的譯者不會太多,我也隻能出分薄力。”


Etvolare已經有了危機感,大量質量低下的網文輸出,開始影響外國讀者群體的擴大。“這兩年,越來越多的作品上線搶同一塊蛋糕。所以翻譯網站自身需要把關,挑選優質網文,而不是隻想著賺快錢,這樣造成的傷害會更大。”

400多家網文站點被關閉。

就在前不久,400多家網文站點被關閉,由國家新聞出版署和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聯合部署,重點整治網絡文學作品導向不正確及內容低俗、傳播淫穢色情資訊、侵權盜版三大問題。起點中文網、17K小說網、晉江文學城等知名站點也因為傳播淫穢色情及低俗文學作品受到行政處罰。


網文和嚴肅文學似乎站在了對立面。事實是,網文從誕生之日起便備受低俗、無腦和壞品位的指責。


在暗之光看來,中國網文輸出不見得完全是好事。“好的一面是中國文化為人所知。壞處則是低質量的網文會讓外國人對中國文化產生誤解,大家一開始寫的時候經驗不足,經常會用前人的點子和劇情,比如打日本鬼子。對於中國人來說這個劇情很普遍,外國人就不能理解。但其實中國人不都是這樣,這隻是一個文化上的壁壘,就跟好萊塢電影中的恐怖分子都是中東的、黑幫都是俄羅斯和墨西哥的一樣,屬於刻板印象。所以相當一部分被挑選出來翻譯的網文,不代表中國文化的真正水準,我認為如果外國人想了解中國文化還是應該看傳統小說。”


但是,傳統小說除了情節復雜、不夠通俗之外,諸如《射雕英雄傳》這樣的經典作品也曾經在翻譯上吃過虧。暗之光無奈地表示:“郭嘯天被翻譯成Skyfury Guo(天空狂怒郭),黃蓉變成Lotus Huang(黃蓮花)。此外,《鹿鼎記》譯成了The Deer and the Cauldron(鹿和大鍋),但其實‘鹿鼎’是鹿鼎中原的意思,誰會想看一頭鹿和一口大鍋的故事?”

《鹿鼎記》被譯成了The Deer and the Cauldron(鹿和大鍋)。

極具中國特色的詞語,很難翻譯

——————————


翻譯網文並不輕松,暗之光發現意境是最難翻譯的。“中文更簡潔,英文更具體。可能原文隻有五個字,但譯出來就是二十個英文字,這就不太對路了。”


Beerblade也有同樣的感受,每次碰到形容意境和氛圍的語句時,他都要先想象畫面,再用英文把畫面描述出來。比如,“聶天將濃鬱的天地靈氣納入丹田靈海” 他會翻譯成“Nie Tian channeled the rich spiritual Qi of Heaven and Earth into the spiritual sea in his dantian region”,“走火入魔”則用“fall into a state of Qi diviation”來表示。


詩和成語難住了在國外長大的陳嘉宜,“有些說法隻適用於中文,比如‘男女授受不親’,外國讀者就理解不了”。


Etvolare透露,前不久她遇到了一個難題:“小說中男主有兩條狗——大白和大黑,還有一隻兔子叫二白。對中國讀者來說這沒有什麼困惑的,但翻譯成英文就變成Big White、Big Black和Second White。可寵物叫Second White很怪異,英文讀者完全沒感覺。後來我就想以顏色來推演,再形容得可愛一點,就叫Whitey或Blackie,但馬上發現這容易變成種族歧視,在國外踩到這個雷區就完蛋了,所以又糾結了很久。最後同事突然想到要不把兩條狗命名為鹽和胡椒,首先呼應到了顏色,其次這兩隻狗很愛吃,所以鹽和胡椒在‘吃’這個主題上就有了某種呼應,然後兔子二白就叫Riceball(飯團),就是白色的、可愛的感覺。”


和其他幾位譯者不同,Etvolare反倒覺得意境很好翻譯:“作者通常會用大量的文字來形容,所以我先看懂他要說的意思,再用一樣漂亮的英文形容一遍。對我來說,最難的往往是名字、地名或者招數,一個帥氣的招數很容易就毀在很爛的名字上。比如枯榮神拳(Divine Aeons Fist )直白翻就是 Wilting Glory God Fist,我覺得有點好笑,整個角色都垮掉了。”


在Etvolare翻譯的《錦堂歸燕》第一章中,有這樣一段中文:“老太君穿了身茶金色雲錦對襟盤領褙子,頭上戴著同色錦繡鑲翡翠的抹額,斜插著一根金鑲翡翠花頭大簪,正盤膝坐在羅漢床上。”


為了翻譯《錦堂歸燕》,Etvolare查閱了大量關於古代服飾和頭飾的歷史資料,但諸如翡翠花頭大簪、雲錦對襟盤領褙子、抹額這類極具中國特色的詞語想要做到傳神達意都不是易事。


最終,Etvolare將這段文字處理為:“Sitting cross-legged on the luohan bed, the old dowager was wearing a dark gold jacket with a row of buttons down the front, topped with a high, round collar. A brocade headband of the same color, embedded with jade, wrapped itself around her head. A golden hairpin tipped with a jade flower had also been slid in diagonally into her hair.


Etvolare眼裡的好譯者有兩個標準:“由於我們網站有大量譯者是在國外長大的,所以首先要核查的是中文水準,能不能看懂作者在寫什麼;第二是譯者的英文寫作能力,要流暢、有感染力,又不能偏離原文。”


在Etvolare看來,中國網文之所以能在世界范圍內產生影響,除了情節簡單過癮之外,也因為網文中所描繪的情感十分豐富微妙。


“籠統地講,西方的影視劇和文學都更直接,一個壞人裝一會兒好人就會捅你一刀,這個轉變會很快發生。但中國網文層次細膩,伏筆埋得很深。尤其是宮廷劇的寫作非常出彩,由於這是一個完全不能流露真實想法和感情的地方,所以每個角色都不會簡單分割為黑與白,而是灰色的,這會讓讀者尤其感興趣,引發他們瘋狂討論。但美劇的編劇會把伏筆埋在整個劇情裡,而不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可能我們看了一整季的好人,最後劇情反轉你會發現他是真正的壞人。”

中國網文的邏輯,外國人很可能看不懂skr什麼鬼。


此外,Etvolare發現中國作者對邏輯和科學層面的合理性不做太多要求。“一些作者為了展現一座山有多大,會寫綿延十萬裡,這完全不科學,外國讀者就會認真地思考這個問題。”


在火爆背後,中國網文的成功出海讓很多人看到了商機,各式各樣的投資和投機從四面八方趕來。從2015年創建Volarenovels至今,Etvolare也遇到過很多無奈,她透露,同類型的網站競爭激烈,“但要良性競爭”。她態度堅決:“大家一起讓更多的中國文化輸出去,讓市場更大,這樣才能保護整個行業的利益,而惡性競爭隻會把心力消耗在別的地方,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推 薦 閱 讀

點擊封面圖片即可閱讀全文


禁止幼稚園 教拼音,減負正在變成笑話

你們改的地名,配不起我的城市!

新周刊說世課程

紅肚兜兒:從伴侶到靈魂伴侶


新周刊繁象文創

這個夏日不容錯過的海洋風珍珠耳環

歡迎分享文章到朋友圈

作者/宋爽 排版/張家明


新周刊——中國最新銳的生活方式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