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共情」,反而可能二次傷害孩子

隨著心理學日漸受到人們的重視,「共情」也正成為教育中的熱詞。不少書籍、文章提出,要和孩

文章來源:公眾號「武志紅」(ID:wzhxlx) 。「藍橡樹」獲授權轉載。

………………………………….

前幾天 ,閨蜜帶兒子去上英語課,不知道什麼原因,兒子死活不肯進去。

閨蜜說:「我按照育兒書中介紹的共情方法,嘗試跟他共情。先是擁抱他,可是他推開我根本不讓我碰。接著我認同他的情緒,對他說‘你現在很生氣對不對’,結果他非但不理我,還大哭了起來。」

她很困惑地問我:「為什麼共情沒有效果呢?」

作為育兒的高頻詞,共情對很多家長來說並不陌生。

但問題來在於很多時候明明已經共情了,孩子非但不買賬,行為甚至會更加變本加厲,這是為什麼呢?

動情,而非動怒

有一個關於共情的經典測試:

設想你自己是一位小男孩的家長。小男孩特別貪玩,喜歡到處亂跑。星期天,你帶他到公園玩耍。

可是剛剛到達,他一轉身就不見了。

你找了一上午,不見蹤跡,一直找到黃昏。

正在最著急的時候,看見有人牽著你的孩子走過來了,請問,此時你對孩子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

常見的答案有這些:「你跑哪里去了?」這是在質問;「不是告訴你不要到處亂跑嗎?」這是在責怪;「啪啪兩耳光打了再說。」這是在發泄憤怒;「我會抱住他哭,什麼也說不出來。」這是在觸動悲傷等情緒。

給出以上答案的人,都沒有做到換位體驗。

真正有共情能力的人,會站在小孩的角度,體會他的情緒和狀態。

小孩丟了大半天,他的情緒和狀態是什麼樣的呢?首先是恐懼、焦慮,所以,家長要想與小孩共情,首先要安撫他恐懼和焦慮的情緒。

大人可以先抱住小孩,說一些安慰他的話,比如「孩子,找不到爸爸(媽媽)嚇壞了吧,我也一直在找你,可把我急壞了!來抱抱,別怕!」

不少人的共情之所以效果不佳,就是因為站在自己的角度——將共情當作息事寧人的工具,他們的唯一目的隻是想讓孩子停止哭泣。

當孩子哭鬧時,他們的第一反應不是動情,而是動怒:「怎麼老是哭!」這樣不僅毫無用處,孩子甚至哭得更厲害了。

恨不得孩子馬上停止哭鬧的家長,想起了育兒書中的真經,開始跟孩子共情。

雖然嘴上在共情:「寶貝生氣了。你很難過對不對。」但心底卻一分鐘都忍受不了孩子的哭泣。

孩子具有天然的覺察力,家長的任何不耐煩,都能從語氣甚至行為舉止中透露出來。

如果家長在共情的時候懷著要「搞定孩子」的想法,往往會招致失敗。

共情,首先要動情。每個人都有共情的需要,希望對方能夠理解自己,希望自己的感受被看見、被認同。

孩子也是一樣,他們期待的是真正的情感連接,而不是夾雜煩與怒、深藏功與名的共情表演。

我讀高中時,有一次物理考得特別差,下了晚自習,我和同桌一起坐在操場上,因為特別難過,我忍不住哭了。

同桌拍拍我的肩,隻說了一句話:「我知道你很努力。」然後也陪著我哭了起來。

讀大學後,我們各奔東西,但是每次想起那個陪我哭的女孩,都會心生溫暖。

這就是共情的力量。

我的感受被看見了,我感覺自己是被理解的、被接納的。

當一個人被共情連接時,他的神經化學物質就會發生改變,平靜的神經化學物質會取代壓力激素,壓力隨之消散。

共情,而非共理

知乎上有一句很有意思的話:剛分手才體會到,說你好可憐的是憐憫;說你會遇到更好的是同情;一直鼓勵你走出來、時間會淡化一切的是悲憫;最後什麼都不說,大老遠跑來什麼都不說陪著你喝酒的人是共情。

共情是與人一起感受情緒。就好比當一個人陷入一個地洞,他從底部大叫說:「我被困住了,這里好黑,我快受不了了!」

共情是我們看到了之後說:「嘿!」並爬下去說:「我知道在這下面是什麼樣子,你並不孤單。」

而不是站在洞口說:「你太可憐了!」、「你怎麼這麼不小心。「

我們總是嘗試著用語言讓事情好轉一點,於是,我們會評判,會給建議,會說教。

但這些 「回應」很少會讓事情好轉,而真正能讓事情好轉的是「連接」,也就是感受他的情緒。

有一個孩子參加比賽失敗了,坐在椅子上哭。他的媽媽坐在旁邊一個勁地安慰他:「比賽輸了沒關系,也不是什麼大事。」

聽到媽媽這麼說,孩子越哭越兇,媽媽也越說越起勁:「失敗是成功之母,重在參與就好了。」「下次,我們再努力。」

小男孩的哭聲仍然沒有停止。

「下次,我們再努力」「不是大事」,說這些話時,媽媽一味想靠講道理說服孩子,並沒有真正參與孩子的感受。

雖然這些道理都沒有問題,但當孩子陷入激烈的情緒,他是沒有辦法進行邏輯思考的。

在被情緒填滿的小腦袋面前,再正確的道理也都蒼白無力。

「媽媽知道你很在乎這個比賽,但是結果不如意,這讓你很難受。沒關系,媽媽陪著你。」如果媽媽能站在孩子的角度,感受一下孩子對贏的渴望和輸的恐懼,或許就不一樣了。

共情不是講道理,不是對他說「失敗乃成功之母」「勝敗乃兵家常事」。

共情是感同身受,是「我知道你很難過,但你並不孤單,我會陪著你。」

適時,而非瞬時

每當看到孩子生氣或傷心,很多家長會迫不及待去共情,想讓孩子遠離這樣的情緒。

但是,很多時候,要麼孩子還沒準備好,要麼我們自己沒有準備好。

有一回,我女兒突然發脾氣。我很想去抱抱她,可她掙脫了我的懷抱,跑到桌子底下。

於是,我靜靜地在她旁邊,陪著她。過了好一會兒,她哭泣的聲音慢慢小了些:「媽媽,我停不下來了,你可以幫我嗎?」

我才抱起她,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寶貝,我們深呼吸,吸-呼-吸……」她努力地配合著,情緒也漸漸平復了。

開展共情的時機很重要,來得早不如來得巧,「瞬時」不如「適時」。

孩子需要自己和情緒相處一會兒,家長也是。

朋友跟我說過這樣一件事。有一回,她的兒子從學校回來,情緒有些低落。

朋友就說:「你看起來似乎不太高興。」

孩子回答:「老師今天表揚了小明。」

朋友說:「老師沒有表揚你,你有些失落是不是?」

孩子說:「哼,才不要他表揚,我一點兒都不喜歡老師。」

朋友手頭正忙著其他事情,一聽到孩子的這句話就立刻脫口而出:「怎麼能不喜歡老師呢!」

朋友的「批評」讓孩子的情緒更低落了。

現實生活中,我們每個人的當下都是不同的,尤其在育兒過程中,從繁瑣生活中抽身,時刻保持對孩子情緒和意識的敏感,確實很難。

但共情需要我們全神貫註地聽,需要我們認真地感受孩子的情緒,需要去弄清孩子情緒背後的需求。

很多時候,我們家長還沒有厘清自己的思維情緒,還沒有準備好專心地跟孩子共情,就慌不擇路地沖進孩子的情感世界,這樣就容易情不自禁地對孩子進行評判,就像我朋友那句讓她後悔的話「你怎麼能……」

如果沒有準備好,不要急著進入孩子的情感世界,有時候,就算什麼都不用說,和孩子在一起,陪伴和抱抱他就好。

這樣能給孩子自己處理的空間,也給了自己厘清情感和思路的時間。

多次,而非一次

共情並非看起來那麼簡單,共情這個過程,通常需要在情景發生的當下重復很多次,孩子才會漸漸平復。

而有些家長嘗試了一次或幾次,覺得孩子沒反應就放棄了,認為沒用。

我女兒三歲時,有一天晚上九點多要去她的朋友果果家,當我們表示太晚不能去時,她立即哭鬧起來。

孩子爸爸是這樣與她共情的:「小魚,你希望現在就去果果家玩?小魚喜歡跟果果一起玩是不是?」

得到孩子的肯定回答後,爸爸又繼續跟她共情:「你不能去找果果,所以哭?」「小魚好失望。」

結果,爸爸的話音剛落,孩子哭得更厲害了。

「算了算了,你自己哭一會兒吧!」共情失敗的爸爸,失去了耐心,朝孩子扔下一句冰冷的話。

我隻好摟著孩子,拍拍她的背,耐心地等待了很久,她的情緒才漸漸緩和了下來。

其實爸爸前面的共情都沒錯,隻是需要多點耐心,多跟孩子共情幾次,效果將逐漸顯現。在挖井的道路上,眼看就要出水了,他卻扔下了鐵鍬。

確實,與孩子共情太需要耐心,也太需要學習和練習了。

很多時候,並不是說你想要跟孩子共情,靠想一想就可以做到的。

我們和孩子是各自獨立的個體,有著不同的感知系統和各自真實的感受,了解彼此的「感受」是需要學習的。

而能夠理解並且「運用「到自己的生活中,更是不易。所以,更需要我們反復地學習、操練。

兒童心理學家海姆·G.吉諾特在《孩子,把你的手給我》中寫道:「孩子的資訊經常有需要解讀的密碼,他們的問題往往隱藏著擔心、煩惱、憤怒、失望或傷心。」

與孩子的每一次共情,都是對孩子情緒的一次解碼。一次又一次的準確解碼,將拼接成孩子心理世界的全景地圖。

對孩子受傷的感情來說,父母有效的共情無疑是一味急救藥。

如果父母能誠懇地承認孩子的困境,說出他們內心的失望,孩子往往會獲得面對現實的力量。

願我們都能懂得孩子的感受,更願孩子能從我們的理解中獲取力量。

意猶未盡


哈佛大學部畢業生和資深教育專家共同創立的家長社區。與牛爸牛媽、百位專家、百萬家長共同探討,解答你最想知道的教育問題,參加在線線下家長沙龍——新視野,新理念,新方式,新新家長!

關註藍橡樹的更多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