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維被俘後稱無罪可悔,坐牢27年被特赦後,在方志敏墓前連稱對不起

黃維是蔣介石的愛將,黃埔軍校一期畢業生,抗戰時期,參加過淞滬會戰、武漢保衛戰、緬甸反攻等。解放戰爭時期,黃維任十二兵團司令長官。1948年,在淮海戰役中,「黃維兵團」徹底覆滅,黃維兵敗被俘。

被俘後,得知與自己對陣的是他的老同學陳賡時,他說:「敗在陳賡手上不算冤枉,陳賡是我的同班同學,在學校里我就比不過他!」

黃維被俘後,坐牢27年。他先後在京功德林監獄和撫順戰犯管理所接受改造,改造期間,他受到解放軍的優待,但是,黃維冥頑不靈,稱「無罪可悔」。為了逃避「改造」,他經常不寫筆記,一言不發,以研究「永動機」為名拒絕改造。

1975年3月,黃維作為最後一批國民黨戰犯被特赦。黃維被特赦後,有一天,他來到了江西省南昌市西郊梅嶺山麓的方志敏烈士墓前,在方志敏的墓前連稱對不起,這是為何?

黃維和方志敏,一個是國民黨高級將領,一個是我黨的革命先驅,他們走的是兩條不同的道路。但在早年時期,年輕時,他們曾是同鄉、摯友。

1918年,14歲的黃維考取了”江西省立第四師范學校”。在學習期間,黃維認識了一個老鄉,那就是後來成為紅10軍重要領導人的方志敏。因方志敏比黃維長5歲,黃維就對方志敏以兄長相稱,兩人一見如故,關系甚好。

方志敏像親哥哥一樣,對黃維照顧有加。通過交往,黃維感到這位「大哥」不僅學識淵博,而且談吐不凡。認定大哥方志敏是位極熱誠、極可信賴、極令人欽敬的人。

有一天,黃維在方志敏那里看到了《新青年》、《向導》等書刊,立刻被書中的新思想所吸引。急切地問道:「大哥,你怎麼有這麼多好書呢?這種書許可看嗎?」

方志敏聽了,笑道:「這不算什麼,先生們也開導我們要多學多看。現在,學校里有這些書的人不少,你想看?拿去看吧!」黃維看了這些書後,聽到了打倒軍閥列強、引導被壓迫民族鬥爭求解放的呼聲,他深深地感到震撼。

有一天,準備回家教書的黃維問方志敏今後的打算,方志敏答:「投筆從戎,到廣州找中山先生,中山先生是一個相當了不起的人,跟著他一定能夠救國救民!幹出一番驚天動地的偉業!」

這番豪言壯語深深打動了準備回家教書的黃維,他對方志敏更加敬佩並期望今後能與方志敏大哥一起做事,幹出一番事業。後來,黃維跟隨方志敏一起報考了黃埔軍校。可以說,如果沒有方志敏的引導前行,黃維或許就真的會成為一名教書先生了。

來到廣州後,由於黃埔軍校還沒有開始招生,人生地不熟的黃維,很快盤纏就耗盡了,身無分文,進退兩難,怎麼辦?回家?黃維心不甘;死守?看不到希望;找工作?人生地不熟。

就在黃維沮喪之時,方志敏托熟人給黃維暫時找了份工作,使黃維的吃住有了著落,解了黃維的燃眉之急。

不久,黃埔軍校開始招生,方志敏與黃維都順利通過了初試。黃維想到今後能與方大哥一起心里特別高興。但是沒想到,接到復試通知的第二天,方志敏告知黃維:「黃老弟,你先去復試吧,我還有些事情沒辦完,而且南昌也有些事等我去做。待我將這些事都忙完了之後,再去找你。」

「方大哥,我缺乏社交能力,孤陋寡聞。與你在一起,自己時時處處都能學到許多東西。你不去的話,今後,我該怎麼辦呢?」黃維悵然若失。

方志敏說:「黃老弟,你去復試吧,不要錯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我相信你能行的!……待我將事都忙完了之後,再去找你。」黃維聽後,含淚點頭後,二人就此分別,沒想到這竟成了二人的訣別。

實際上,早在1923年,方志敏就加入了黨,他與黃維分別,是因為受指派後,要去江西開展革命運動,創建黨、團組織。當時,之所沒給黃維說,因為這是黨的紀律。

1924年4月28日,黃埔一期學生復試發榜,黃維榜上有名。黃埔軍校畢業後,黃維參加了北伐戰爭,在1927年四一二政變之後,他一直追隨蔣介石左右,成為國民黨軍隊中的一名重要軍事將領。

而黃維的大哥方志敏則在贛東北、閩北一帶開辟了根據地。先後任贛東北省、閩浙贛省蘇維埃政府主席,紅10軍、紅11軍政治委員。成為了紅十軍團的締造者。

1935年1月,由方志敏、粟裕率領的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在譚家橋鎮烏泥關、白亭、石門崗一帶遭到國民黨王耀武部隊追剿,此役我軍損失慘重,方志敏等軍團主要領導被俘。

1935年8月6日,嚴辭拒絕了國民黨的勸降後,方志敏被秘密殺害於江西省南昌市下沙窩,時年36歲……

黃維追隨蔣介石後,對老蔣死心塌地。1948年12月,在淮海戰場上,擔任國民黨第12兵團司令官的黃維被解放軍俘虜。

被俘虜後,黃維作為戰犯,開始了長達二十七年的改造。在27年的漫長歲月中,黃維始終不肯說老蔣一句壞話,稱無罪可悔。在一次談話中,黃維說:「在國民黨里面,壞人不少!但有兩個人我是不罵的,一是蔣,二是陳誠。為什麼?蔣是我的校長,最高長官。陳對我恩重如山,沒有陳的重用,我提升得沒那麼快。」

他又說:「抗戰結束後,沒有人想打仗,我也不想打。蔣教訓我,這仗非打不可,我就沒話講了。他是我的老師,我的校長,我多年的長官,我隻有聽他的。」

1975年3月,黃維作為最後一批國民黨戰犯被特赦。被特赦後,黃維說:「我有一個願望,希望「國軍」抗戰能夠被承認,抗戰不分國共。」

1977年10月,黃維在京參加完國慶28周年觀禮後,由小女兒陪同,乘車南下參觀考察。

在參觀南昌革命烈士紀念館時,黃維翻閱著革命烈士名冊,看到里面很多人是自己的同學和老師時,感慨萬千,喃喃自語:「那麼多為人民謀幸福的人成了烈士,而我這個對人民十惡不赦的罪人卻完好地活著,這真是對歷史對我個人的一個最大的諷刺啊!我是罪大惡極的戰犯,解放後,卻受到了寬大和改造……。」

「我要去參拜方志敏烈士墓!我對不起他啊!」黃維含淚說。

陪同參觀的同志同意了,但善意地勸說:「今天,黃老太累了,是不是改日再去?」

「不!我今天一定要去!」黃維斬釘截鐵地說。

趕到了南昌市西郊梅嶺山麓的方志敏烈士墓前,望著「方志敏烈士」幾個大字,黃維的眼睛濕潤了。他深深地鞠了一躬,再鞠躬,三鞠躬。

佇立在墓碑前良久,任憑風吹動著他滿頭的白發。過了好久,黃維輕聲開口說:「方大哥,方大哥!我是黃維啊!對不起!50年多前,是您指引我考入黃埔軍校。您曾教我成為一個將軍,成為一個對國家和人民有用的人。可我一直為反動派賣命,給國家和人民帶來了深重災難……我,我對不起您啊……」

「方大哥,我是罪大惡極的戰犯,解放後受到寬大和改造……使我重獲新生,得以在今天站在你的墓前訴說心聲。方大哥,是祖國和人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雖已是73歲的人了,但隻要還有一口氣,我一定為祖國和人民貢獻一份力量!……」黃維繼續說。

在方志敏烈士墓前佇立良久,連稱對不起後,黃維才緩緩邁步離開烈士陵園。

關註樂觀的杯子的更多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