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律師遭脫光檢查:廣州律協稱“民警行為失范”是否“探空氣球”

青鋒

近來被網絡熱議的“女律師在派出所遭脫光檢查”一事,在當事女律師和當地公安機關做出各自不同表述後,廣州市律師協會在依法向廣州市公安局了解核查有關情況、調看事發現場視頻後,對外發佈消息稱,根據現場視頻,華林街派出所民警在孫世華律師辦理業務期間存在行為失范、態度不當、語言有失文明等情況。從這些表述看,廣州市律師協會也避開了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女律師遭脫光檢查”。但又耐人尋味的在調查結果中稱,民警行為失范。這不僅讓人要問,什麼樣的舉動才算失范,而律師協會有權對民警的行為定性嗎?

青鋒註意到,在廣州市律協對外發佈的信息中稱,“現暫未發現存在毆打羞辱孫世華律師的行為”。這里的用詞很巧妙也很註意遣詞的準確性。女律師在網絡上公開發佈的文章稱,“被要求脫衣服接受檢查,裸身過程持續20分鐘左右,並按照要求進行拍照、打指模和驗尿”。除了早前公安機關回應說,按照程序規定進行人身安全檢查、信息采集、詢問調查等工作,沒有對女律師孫世華所說遭脫衣檢查外,這是第二個司法部門在發表的經調查後得出的結論中,再次回避遭脫衣檢查。這背後到底有什麼原因,對於這樣一個是或者不是兩個選擇中隻需選擇一個就可以給出答案的問題,為什麼都這麼諱莫如深?

我國《律師法》規定:“律師在執業活動中人身權利不受侵犯。”據有關司法解釋,律師執業活動中人身不受侵犯包括“律師執業時人身自由不受非法限制和剝奪;住宅和辦公地點不受侵犯;律師的名譽權不受侵犯”等。由此可見,假如真如女律師孫世華所說遭脫衣檢查長達20多分鐘,那是否可以涉嫌侵犯律師的人身權利來定性呢?據說,有關法律明確,對於侵犯律師人身權利的行為,應依據我國刑法的規定追究其刑事責任。據此,恐怕就不是什麼“行為失范”了。

人們似乎還註意到另外一個問題,說是女律師等涉嫌在派出所拍照。而據有關規定,派出所不允許拍照。因此,孫世華等才被傳喚到辦案區。但仔細研讀此前有關報道,我們可以看到,有關孫世華等三人被帶入辦案區,是“孫世華以查看民警身份為由,伸手拉扯民警掛在胸前的警察證”。而“張某洲用手機在派出所內拍攝警務工作,並與梁某基一同起哄吵鬧、辱罵民警,經民警口頭制止仍不聽勸阻、繼續拍攝”。在此情況下,“孫世華等人的行為已涉嫌擾亂單位秩序”,被帶入辦案區。這里所說拉扯民警掛在胸前的警察證是為了查看真實性,還是鬧事,這需要公安機關定性。但從報道所述看,孫世華不存在拍照等行為。此外,《律師法》中有“不得使用傳票傳喚律師”這樣的字眼,那在孫世華律師隻是拉扯民警掛在胸前的警察證,在沒有弄清是否與女律師所稱“一名警察將自己的工作證甩向她,孫世華隨後舉手遮擋”誰說的更符合實情,難辨真偽的情況下,正在執業過程中的律師是否可以被傳喚?這要由權威部門給出定論。

對於“行為失范”,究竟是什麼意思,到底有什麼含義,青鋒在網絡上查了一下,發現隻有這樣的解釋,說是“學生在學校生活環境中表現出的各種不良適應的表現,起源於個人,思想 、 品德 、教育 不良反應”。而單一考究“失范”一詞,網絡上有解釋稱,“字面意思解釋為不規范,不能夠嚴格要求自己”。或者“詞義擴展為失去規范”。那作為律師協會,以“行為失范”來表述“女律師遭脫光檢查”一事中民警的行為,到底是要表示什麼意思?這字面上看似嚴謹的對社會關切的回應,又是以那個法律、那條規定給出的定性?更讓人不解的是,律師協會有權對民警的行為做出定性嗎?

細心的讀者還可以註意到,廣州市律師協會在對外發佈的回應中稱,廣州市公安局向本會表示,將始終堅持從嚴治警不動搖,嚴格規范公正文明執法,充分尊重和切實保障律師正當執業權利,支持律師依法執業。這話說的一點沒錯,依法應該就是這樣的態度。廣州市律師協會在回應中還稱,“該局表示對該事件將進一步調查核實處理”。那我們是否可以這樣認為,廣州市律協所稱“行為失范”,是不是某些部門的“探空氣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