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照片記錄媽媽的抗癌故事,湖大校友獲亞洲攝影比賽特等獎!

黑白的畫調、母親憔悴的眼神、陷入沉默的雙唇、蘆葦邊的背影、手術後的引流箱、空蕩病床上母親的梳子、木桌上的母子合照……這些母親病中生活的瞬間和細節都被記錄在了一個研究所的鏡頭中。他給這些作品取了個名字——《媽媽》

幫媽媽洗腳。化療和風濕使得她的關節難以彎曲,許多簡單的動作對她來說都是極難做到的

這些攝影作品正是近日從全球近30個國家和地區的8萬餘件作品中脫穎而出,並獲得2018亞洲大學生攝影大賽特等獎的作品。各路媒體如長江直播、新浪湖北、中青網教育紛紛進行報道並轉發。而看過其攝影作品的網友紛紛表示:「淚點被戳中」、「想起了去世的父母,很感動!」

部分網友評論

作品的創作者正是湖北大學2014屆新聞傳播學院的校友張希祉,而現在他任職於長江日報同時在武漢體育學院新聞與傳播學院就讀研究所。

他回憶說:「2014年,我從湖大畢業的那一年2月份,我的母親被確診患有肺部腺癌。為了方便照顧母親,我延後兩年讀研究所。」而與母親朝夕相處的那兩年,正是他攝影作品誕生的時間。「我拍攝這組照片不是為了創作,而是為了治愈。為了母親疾病的治愈,也為了我內心焦慮的治愈。」張希祉補充:「醫生說母親經過手術與化療,活十年沒有問題。而我對母親的拍攝記錄也將會繼續下去!」

張希祉與母親的合照

最初,吸引張希祉走上攝影道路的是在課本上看到的一張張震撼人心的荷賽獎、普利策攝影獎作品。而這些獲獎的新聞類、紀實類攝影作品幾乎無一例外都指向了戰爭、難民、重大突發事件、環境問題等。「通過真實的鏡頭記錄,這些作品折射出人類的生存境況,反映了人類現實中不盡人意的情景,充滿了人文關懷和對人類命運的關切和思考,成為人類所處時代和歷史的見證」。他介紹說:「這些獲獎照片蘊涵的力量遠非文字描述可以比擬,許多獲獎照片觸動了我內心最柔軟的部分,讓我想要進一步了解照片背後的故事,他們激發著我對世界的好奇心,也讓我更加熱愛生活!」

張希祉個人微信朋友圈截圖

而對於張希祉更重要的是,通過這些讓他感受到:不論是誰,無論時代如何變化,我們每個人都可以選擇真善美,遠離假醜惡。如果真善美能夠成為每一個人內心自覺的選擇,整個人類社會都將因此更加和諧美好。

對於曾經大學部時期在湖北大學的求學生涯,他坦言當時的自己在學習上並無太大成就、生活中習慣獨來獨往,但是曾經在新聞課上學到的名言他卻一直銘記至今,也成為他新聞理想的來源。這句話出自新聞學泰鬥甘惜分之言:「書生報國無他物,惟有手中筆如刀!」無論是學習還是工作,張希祉都始終把這句話放在心中。

張希祉的攝影作品

媽媽患病的這三年里,我完成了從「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到「十八般家務樣樣精通」的蛻變。生活雖然殘酷,但仍需堅持到底。

術後放化療使母親的皮膚逐漸枯萎,頭發也隨之脫落。她說那些掉落的頭發會讓她想起生命的凋零。記得母親曾問我:「洋洋,你說媽媽的頭發如果都掉完了那可怎麼辦啊?」我則安慰她:「媽,你不用擔心,如果你頭發都掉完了,那我們全家就一起剃光頭陪你。」如今三年多過去了,她依舊能清晰地回憶起這段話。

2017年6月,媽媽拿到了醫院的復檢結果:癌癥存在腦部轉移跡象,並伴有引發腦梗的可能。媽媽正用手對我比劃著可能受影響的區域,我則順著她的目光拍下家中莫名碎掉的玻璃,那碎裂的痕跡好似她正面臨著危險的腦神經。

媽媽用手撐開她的眼睛,好似一個出口,能讓疼痛從這里流出去。

媽媽在家中陽台上常坐的藤椅。

母親正戴著特制的塑膠面具躺在醫院病床上等待腦部放射治療。

媽媽經歷手術兩年多以後,我問能不能給她的傷口拍張照,她欣然同意了。而後,媽媽看著我拍的照片感嘆道:真沒想到有這麼長一道傷口,人躺在那手術台上就好像砧板上待宰的雞鴨一般……生命真是脆弱!

有一晚,我做了一個夢:我和媽媽一同外出散步,說說笑笑間不知走到了何處的河岸旁。黃昏漸臨,薄霧彌漫,忽然媽媽不見了,隻我一人站在這荒郊野地里。我急得大呼,卻無人應答。我轉而連名帶姓地喊叫起來,可那喊聲落在野地里,就如同被吞吃了一般,轉瞬便消失了。我四顧尋找,忽見她正朝著一簇行將枯萎的蘆葦堆走去,無論我如何呼喊也不答應,惶急中一怔便忽然醒了。起身去媽媽房間一看,她睡得正酣呢。

文 / 記者團 袁佳瑞

圖 / 來自於本人 部分來源於長江日報

編輯 / 記者團 陳璇

歡迎您為湖大學子點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