誦著詩句賞月亮

太原市華陽雙語學校

開創山西民辦基礎教育新時代

誦著詩句賞月亮

月漸渾圓,秋風漸起,中秋俏至。八月十五的夜,少懷世間悲歡離合;唐詩宋詞,訴盡人間喜怒哀樂。不讀詩詞,怎品月夜斷腸人與闔家喜?

此時正值戌時,天已暗,月亮君還在為今晚的出場做最後的準備,我則借此時機在心中默念溫習張九齡的《望月懷遠》,踱步等月,細思回味頁內的書墨之氣此時正與墨藍色的夜相照應著,我竟似乎也有了些文人雅潔的派頭,興乎妙哉。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首聯描景,初讀略有些平淡無奇,可細讀之下,竟與曹操的「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有異曲同工之妙,彰顯了詩人張九齡寬廣的胸懷與豪邁的氣概。不愧為千古名句。月本是無情,可它孑然壹身倚於海上,作者看到月與自己壹樣,以為它能懂自己的心意,便將滿腔情意與其倒盡,但隻是作者的自導自演,實是可憐。整首詩,雖然沒有華麗的詞藻,但卻有壹種高華渾融的蘊氣。品讀完畢仿若我自己的心境,也開明不少。

此刻抬頭望月,這滿月如壹個大黃的燈籠,自東方天邊挑起在天空;忽然間藏到雲朵後面又似嬌羞的少女,雙頰微紅,匿於「雲間」,朦朦朧朧,若隱若現。或許念在無人吧,她又偷偷將壹片寧靜隨著銀霧般的月光灑在地面上,頓時整個大地宛若鍍了壹層銀。我不由得想著月亮上,可否有「白兔搗藥成,問言與誰餐」?「嫦娥臨玉鏡,照下晚妝新。」等故事呢。

如此節令,幾家歡喜幾家愁罷。有些人如范仲淹般「明月樓高休獨倚」自然感覺「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而我「喜迎中秋慶團圓」,也就其樂融融,歡聲笑語萬里傳。

銀亮的「月餅」掛在空中,過了壹會兒,在瞧,空中的「月餅」卻不知被誰咬了壹口,可是那調皮的天狗?它倒也樂得自在。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放眼望去月光皎皎,山影憧憧,水光溶溶,螢火點點,燭燈盞盞,此景,美哉!

太原市華陽雙語學校 (初)1811班 閆靖旋

編輯:梁華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