譜中若有所悟

【 小說新世相 二】

我爸也算是打舊社會過來的人,雖然3歲多就解放了。但該吃的苦,都趕上了。勉強讀了中專,算是港田村里第一個考出去的文化人。

老人家總喜歡拿“大小戴著《禮記》”來說事,說不管外面的世界講不講禮,咱“著禮世家”的後人還是要講禮的。他把戴姓的歷史淵源梳理得一清二楚。後來,我告訴他,這種功課,別人早做過了,他將信將疑。結果上網一查,還真有。但也驗證了另一件事,別人梳理的,和他梳理的差不多。

這幾年鄉下流行修通譜,村里幾個土豪牽頭在做,時不時請我爸做參謀,今天小車接到這個縣去,明天接到另一個縣去,一兩年的功夫,差點把全省的戴姓村跑了一個遍。

譜修出來了,封面赫赫的寫著“著禮世家”四個燙金大字,序也是我爸撰寫的。可捧著厚厚的跟磚頭一樣的譜,我爸開始失落了。土豪不再上門了,出門也沒車坐了,酒要喝自己的了,順道遊山玩水就更別提了。

我們琢磨著,該找點別的事給他幹幹。還沒等我們琢磨出名堂來,土豪又上門了。

“老戴,咱們的譜修簡單了。”土豪說。

“老戴,怎麼呢?”我爸問。

“老戴,你看,幾千年下來,咱們戴家出了很多名人,前面都記載著。可偏偏咱這輩人,幾十年的工夫,硬是沒有出什麼像樣的人,長臉的事也沒幾樁。這譜上,很冷清。後輩怎麼看咱們這輩人?這不混吃等死的一波人麼?”土豪近乎悲痛。

“老戴,你說得對。”我爸沉吟半響,說道:“是要好好挖下這麼些年來的事和人,要不就真的埋沒了!而且要抓緊挖,否則,咱們這代人,最後真要變成光留下個名字的失蹤人口!”

“老戴,你說怎麼挖?”土豪湊我爸跟前問。

“老戴,你看這麼著行不行……”我爸出了一個主意,建議找那些還健在的、打舊社會過來的老人,讓他們回憶回憶往事,找尋下曾經在身邊出現過的英雄人物、名人、明星。

半年後,反饋到我爸這里的情況並不理想。好多老人要麼已經失憶,要麼在歷史上就是一個吃瓜群眾,對很多事情根本不知道,知道的,都還處在一知半解狀態。出過什麼文化名人、有什麼感天動地的事跡發生在戴家後生身上,更是不曉得。聊誰是地富反壞右、破鞋,倒還能說幾天。

大家覺得,找人精準度有待提高,必須找那些了解時事、知道點掌故的村里、鄉鎮里的老幹部才行。可怎麼去甄別這些人呢?

我爸端著酒杯,沉思半會兒,說,“這類人不難找。”他搬出族譜,從後往前翻,信手指指點點,“這個、還有這個,這個……問問他們,準知道一點什麼。”

幾個土豪對著名字看半天,上面也沒有註明他們是老幹部、老支書啊。齊刷刷用疑惑的眼睛看著我爸。

“不明白?”我爸喝下半杯酒,賣了一個關子,“你看看他們的子女,是什麼年份出生的?”

一查,再把天幹地支換算成公歷, “都是三年自然災害出生的,怎麼了?”幾個土豪若有所悟,但,又沒有完全悟明白。

“那個年月,有誰家生得出孩子?生了還養得活的?”我爸一臉不屑。

舊文————

如此“一查到底”

組織給你一個爹,還有贈品

我是朝廷“貴官”

被無視的大多數

草民生病,肉食者隻燒香許願

大官人

有事?托夢!

高俅,為什麼不刨宋江的墳?

團夥之間為什麼會勢不兩立?水滸傳說得很明白!

文 /阿戴

2019.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