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七四《人民日報》

一九七四年九月二十五日《人民日報》

蘇修叛徒集團篡奪蘇聯黨政大權以來,全面復辟資本主義,把社會主義的蘇聯蛻變為社會帝國主義。在蘇聯,一個新型的官僚壟斷資產階級,佔據了社會各部門的統治地位。在他們的統治下,今日蘇聯的社會,到處出現腐朽墮落的景象。資本主義所固有的各種社會弊病,象瘟疫一樣在蘇聯各地蔓延。

貪污盜竊成風

蘇聯新型官僚壟斷資產階級是一個貪得無厭、唯利是圖的剝削階級。他們通過「利潤掛帥」、「物質刺激」,獲得了高工資、高獎金、高稿酬和各種津貼,佔有比蘇聯一般工人和農民高幾十倍甚至上百倍的收入。但是,這不能滿足他們的貪欲。他們還要利用自己的特權地位,採取各種手段,盡量更多地侵吞蘇聯人民的勞動果實。營私舞弊、貪污盜竊之風,就是這樣在蘇聯盛行起來的。

蘇聯新型資產階級分子營私舞弊、貪污盜竊的手段,多種多樣,無奇不有。僅據蘇修報刊透露的一些情況,看看他們是怎樣乾的吧:謊報「生產成績」,騙取「獎金」。例如,莫斯科一個有色金屬鑄件廠的廠長,同總工程師、總會計等人結成一夥,經常採用謊報的「應急措施」來「完成」計劃,僅一個季度就騙取了「物質獎勵」一萬八千二百盧布。

假造單據,私吞生產費用。例如,巴庫一家果汁廠的廠長,同總會計、生產主任等互相勾結,偽造採購和運輸水果的單據,不用水果,而用自來水、沙糖加檸檬酸冒充「水果汁」,三年內就貪污了水果費近一百萬盧布。

私產、私賣、私分,大發橫財。例如,喬治亞一個紡織廠的領導人,同私商集團互相勾結,動用工廠的設備和原料,建立了一個「地下工廠」,秘密生產各種暢銷品,在黑市推銷,短期內就撈到了一百七十萬盧布。

偷竊財物,中飽私囊。例如,在列寧格勒,蘇聯國際旅行社社長,同他的「幾個好朋友」合夥,偷盜了六萬盧布的東西,其中包括大量外國旅客的財物,如「西德的理髮工具、英國的打火機、芬蘭的襯衫、西班牙的白蘭地酒、蘇格蘭的威士忌酒和美國香煙」等等。

蘇聯新型資產階級分子的貪污盜竊活動,是受到法務機關人員的縱容和支持的。他們官官相護,行賄受賄,合夥分贓。例如,喬治亞的地方工業部監察一檢查司,以前司長為首的「幾乎全體人員」都貪污受賄,「成了盜竊犯的通風報信人員」。

寄生糜爛的生活

各種特殊享受,寄生、奢侈、糜爛,這是蘇聯官僚壟斷資產階級生活的主要特徵。他們通過這種腐朽的生活,肆意揮霍從蘇聯人民那裡掠奪來的勞動果實。

拿蘇修頭目來說,他們佔有豪華的別墅、專用的獵場,過的完全是資產階級貴族老爺的豪華的腐朽生活。

蘇聯新型的資產階級分子佔有豪華寬敞的住宅和舒適精緻的別墅,是很普遍的事情。這些住宅和別墅,有的是由政府分配給他們個人享用的,有的則是動用國家物資為他們私人修建的。一些私邸和私人別墅,除有華麗的客廳,還有「彈子房」、「游泳池」,有的甚至有「大理石樓梯和洗澡間」。據透露,文化部長為她女兒在莫斯科附近修建了一座華麗的私人別墅,並且少付了幾千盧布的材料費。喬治亞一個中央委員,則盜用公款五十萬多盧布修建了一所私邸,比「許多世紀前建立的教堂寺院」還「顯得宏偉異常」。目前,隨著蘇聯新型資產階級分子的人數、權勢和金錢的增長,這種私人別墅,象「雨後春筍般的出現」。

據西方報道,蘇聯新型資產階級的上層人物,在國家銀行里有一個「不受限制」的賬戶。他們只要是出於個人的需要,如購買別墅、汽車等,就可以在這個賬戶內支取他們需要的盧布。在一種特殊商店裡,他們每月初先支付幾十個盧布,然後願意拿多少精美食品,就可以拿多少,不再付賬。

蘇聯新型資產階級分子都有私人買的小汽車,有的人有幾輛。他們在專門的服裝店定購最時髦的西方服裝,穿戴十分講究。他們經常到專門為他們開設的豪華飯店去吃喝,一頓可以花掉幾百個盧布。

青少年遭受腐蝕毒害

蘇修叛徒集團復辟資本主義的罪惡路線,蘇聯新型資產階級分子追逐金錢的行徑和奢侈、糜爛的生活,對蘇聯青少年形成了嚴重的毒害。過去,在列寧、斯大林領導的時期,蘇聯廣大青少年曾在建設和保衛社會主義祖國的偉大事業中,滿懷革命豪情,創建了許多豐功偉績,出現了一批批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可是現在,由於受到統治集團的嚴重腐蝕和毒害,蘇聯不少青少年卻追求名利,貪圖享受,羨慕西方資產階級生活方式,甚至因此走上墮落、犯罪的道路。

蘇修報刊供認,蘇聯一些青年的「理想」是「金錢、正妹和舒適的住宅」,他們厭惡「過去的艱苦生活」,認為人生「就是為自己活著」。許多青年為了成名成家,貪圖安逸,不願在農村工作。與此同時,西方的爵士音樂和舞蹈卻成了蘇聯一些青少年「共同的興奮劑」。西方奇裝異服的黑市買賣異常興隆。西方電影在蘇聯「賣座率驚人」,使青年「入迷」。

蘇聯青少年喝酒的現象也很普遍。蘇修報刊一九七一年發表的一份調查報告說,十年級學生中,男生喝酒的佔百分之九十五,女生佔百分之九十。一些青少年還吸毒。連蘇修官方人士都供認:「吸食麻醉品,尤其是青年吸毒的可恥現象引起人們的嚴重不安」。

蘇修官方還公開承認,近年來,青少年「犯罪相當多」,「違法的數字很高」。有些大學生「結伙搞投機倒把,買賣外幣」,學生宿舍成了「販賣洋貨的場所」。在薩拉托夫州,「有一個長期活動的青年集團」,他們「相互發誓,以血為盟」,進行「搶劫、盜竊和凶殺」。在哈爾科夫,也有一個青少年犯罪集團,結伙殺人,搶劫商店,半夜闖入住宅,胡作非為。

宗教迷信泛濫

蘇修叛徒集團為了維護自己的反動腐朽統治,竭力利用宗教迷信來麻醉蘇聯人民。他們公然宣稱,東正教是「改造社會關系的工具」,基督教已成了「共產主義基督教」。他們出版了數以萬計的聖經和祈禱書,編纂了供兒童閱讀的聖經故事。他們花了數以百萬計的盧布,資助教會修復教堂。他們支持教會開辦神學院和函授神學,大力培養神職人員。

在蘇修叛徒集團的扶植下,教會活動日益活躍,宗教迷信廣為流傳。據外電報道,蘇聯現有各種教徒五千萬左右,約佔全蘇人口百分之二十以上。除老年人以外,「青年人又恢復了信仰」,「知識分子又回到教堂里來」,甚至有些黨、團員和軍人也參加了宗教活動。

現在,蘇聯嬰兒受洗禮的很普遍。一些青年結婚時,到教堂去舉行宗教儀式。在莫斯科的一個教堂里,每周參加禮拜的有上萬人。在許多大城市裡,一到復活節這天,大街上清早就擠滿了去教堂的人群,入夜後,教堂燈火輝煌,被人們擠得水泄不通。

難怪莫斯科和全俄羅斯大主教公開表示,他對蘇聯現狀「感到非常滿意」,一些教會頭目也滿口稱贊蘇修叛徒集團正在「實現上帝的願望」了。

蘇聯,原來是列寧、斯大林締造和領導的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現在,蘇修叛徒集團卻把蘇聯弄得如此烏煙瘴氣,糟蹋得完全不象樣子。這種情況,正在激起蘇聯廣大人民越來越強烈的痛恨和反抗。可以肯定,蘇聯人民決不會饒恕他們。無論蘇修叛徒集團怎樣倒行逆施,他們都逃脫不了歷史的懲罰。

請關注!請轉發!請分享!

識別下圖二維碼,關注《禹賀之聲》!

往期閱讀:

點擊下邊標題即可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