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狼狽往西逃,還不忘在西安作威作福

慈禧狼狽的往西逃之時,還不忘在西安作威作福。

慈禧太後想必大家都知道,一個將國家當成自習家的女人。以國為家,其實本不是什麼問題。中國古代就經常有把家看成國,把國比作家 。可是這個女人把國當成家卻不一樣,這個女人把國家財產當成自己私有的財產,把國家土地當成自己的土地。毫不在意的往外推,毫不在意的奢侈,他的極度奢侈令世人辱罵。後宮奢侈本就難免,因為女人嘛,女人都喜歡花枝招展的打扮自己,來吸引男人的興趣。可她的奢侈卻與其他人的奢侈不同,其他人奢侈最多是穿穿好衣服,抹好的胭脂,喝點兒好茶,擺點好的裝飾品。而她的奢侈,從內到外。喝水必須得喝山泉水,沐浴用露水沐浴,吃飯要有80多道菜擺滿餐桌,吃飯要有滿屋子奴才伺候著。不僅如此,每天還都要喝人奶來保養自己的皮膚,有時還用人奶來擦臉,保養自己的肌膚。使自己的肌膚光鮮亮麗,當然這些對於位高權重的人,在國家經濟十分好的時候或者說在國家十分昌盛之時,這些都不算什麼。可是她奢侈之時,是內憂外患的中國。

因為閉關鎖國政策使得中國落後於西方國家,因此開始了1840年的鴉片戰爭,中國近代史開端。那時候一點兒一點兒的割地賠償,慈禧太後絲毫不在意。甚至覺著把錢財和土地送出,能換出來太平的日子,她十分開心,然後繼續奢侈。可是當八國聯軍軍侵華之時,兵臨北京城下時,她只能選擇逃亡。她倉皇的逃跑,把空空的北京城拱手讓給了外國侵略者和無辜的百姓,眼見著統治者們逃亡,只能自己拿起手中的武器保護自己的安全,可是力量微不足惜。 當時的慈禧太後,當時的統治者們哪顧得了這些,只知道自己去逃命,他們一路往西逃,一路逃到了西安。

而在逃亡路程中,她喝了自己人生中唯一 一口自己認為普通的井水。當時慈禧口渴至極而沒有露水泡茶飲用,沒有她平常所喝的山泉水。她手底下的奴才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幫她找到了這普普通通的井水,她喝了一口井水之時覺得這種水難以下咽,但是無奈,為了保全性命,她只能選擇繼續喝下去。因為她不敢大搖大擺的逃跑,去西安她怕引起來當時侵華聯軍的注意,因此他們只能派當時護鏢的鏢局來保護他們的安全,她只能選擇打扮成富人來隱藏自己的身份。

安全抵達西安之時,他發現西安是個安全的地方,沒有任何的外國侵略者,這時候她又開始大搖大擺的過起來她的生活,該參見的參見,該飲山泉水的飲山泉水,該喝人奶的喝人奶,一切又恢復了她在宮里的樣子。

她在西安還作威作福,她的這種奢侈,她的這種極度鋪張浪費,難怪被世人辱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