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景帝僅憑一次宴會就能斷定周亞夫非少主之臣?

周亞夫,漢初名將周勃之子,自小有名將之風。在「七國之亂」中立下大功,出將入相,位極人臣。可是,就是這樣一位功臣良將,卻因為一次宴會就被漢景帝斷定為「此怏怏者非少主臣也?」,從此埋下了悲慘結局的種子。

《史記》 圖片來自網路

漢初的「七國之亂」其實是漢朝政策必然的結果。其開端就是漢朝開國時劉邦「非劉氏不得王,非有功不得侯」的「白馬之盟」。劉邦出身編氓,其家族沒有任何可以炫耀的資本,這在秦末漢初六國後代充斥民間的局面下,是無法快速獲得民眾的廣泛支持的。因此,劉邦才逆潮流而動,大肆分封自己的親族和兒子為王,並給予了他們大量的封地和權力。劉邦的想法其實很簡單,就是依靠這些封王們擴大劉氏家族的勢力,以便於在皇室出現危難之際,這些諸侯王們會勤王救駕。

劉邦的願望是美好的,可是現實是骨感的。這些諸侯王們年幼離宮,身邊如果缺少好的師傅們輔佐,就會驕奢淫逸。更有甚者,那些師傅們如果是嚮往權力的野心家,就會更加慫恿諸侯王們來染指漢朝皇室的繼承,因為,一旦擁立成功,自己就可以一步登天,飛黃騰達。漢朝皇室對這些情況其實很清楚,可是他們囿於立國之初的政策,同時又對這些諸侯王們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因此,對這些諸侯王們的惡性採取的絕大多數都是姑息的政策,除非你鬧的實在太不像話了,才進行處理。可是,你姑息的結果是什麼呢?養奸!

劉邦 圖片來自網路

漢室在立國之初,懲於秦弊,摒棄了秦朝完全以法家治國的政策,而是參用法家、道家,力爭全面休養生息,恢復國力。所以,漢朝無論對內對外,都是無為而治。對外,與匈奴採取和親政策;對內,對諸侯王們的不法行為採取姑息政策。造成的直接後果就是匈奴變本加厲,索求無度;諸侯王們實力強盛,尾大不掉,終於釀成了「七國之亂」。

周亞夫嶄露頭角是在一次防禦匈奴的戰爭中,因其軍營嚴整,法紀森嚴獲得了來犒軍的漢文帝的賞識,從此,成為了漢文帝給漢景帝留下的託孤之臣,並在平定「七國之亂」的戰爭中立下了蓋世功勞。漢朝自「呂後之亂」後,在感於得到了太尉周勃之力的同時,又感覺到太尉這個職位如果任用非人,就會對政權的威脅太大,所以,廢掉了太尉這個官職。周亞夫平定「七國之亂」,和他的父親周勃一樣,都有再造漢室的功勞,因此,也被任命為太尉,開了大陸歷史上第一次出現的父子太尉的先例。

周勃像 圖片來自網路

在擔任太尉一年多後,周亞夫被任命為丞相。周亞夫出身武將世家,對行政事務和官場的潛規則幾乎一竅不通,因此在封皇後兄王信一事上得罪了竇太後。在這件事上,漢景帝也是不願意的,因為祖宗畢竟留下了規則。可是自己又不好過於反對,否則就會留下薄待外戚的不好名聲。要說漢景帝也是不厚道,他明知道周亞夫是不太善於處理這些事務的,還在竇太後面前說這件事要問丞相的意見。果然,周亞夫搬出了當初劉邦定下的規則「非劉氏不得王,非有功不得侯」堵住了竇太後的嘴。

另外,周亞夫在平定「七國之亂」時得罪了梁王劉武。從事後對戰爭經過的復盤中,已經很清晰地說明周亞夫當時不救梁國,以梁國來消耗聯軍實力的戰略是正確的。可是,這畢竟是把梁王劉武放在火上燒烤,稍有不慎,梁國就會面臨著滅國的危險。雖然梁王因成功抵禦住了聯軍的進攻,為漢軍的反攻提供了寶貴的時間立下了大功,但是在梁王和竇太後眼中,周亞夫就是橫亘在梁王能夠接任帝位不可逾越的門檻。

七國之亂 圖片來自網路

周亞夫平定「七國之亂」的戰略和反對封王信為侯,都是站在維護漢景帝統治的基礎上,做了漢景帝想做而不能做的事情。作為回報,周亞夫的地位也是扶搖直上。不過,好景不長,漢景帝身體不好,漢室的立嗣就成了大問題。漢文帝死前,給自己留下了周亞夫,那麼,自己死前要給兒子留下誰作為顧命大臣呢?

首先,這個人選要對自己絕對忠誠;其二,此人不能與竇氏一門關系太好;其三,此人必須要有大功勞,能夠鎮住群臣。漢景帝綜合考慮之後,決定把周亞夫作為這支顧命大臣隊伍中的首領。周亞夫對漢景帝設立顧命大臣的三個條件中的第二、第三條完全能夠滿足,可是,第一條,也是最重要的一條,忠誠,漢景帝卻沒有太大的把握。因此,針對周亞夫的忠誠問題,漢景帝進行了一系列地考察行動。

考察行動主要有兩次:

七國之亂形勢圖 圖片來自網路

第一次考察:封匈奴投降者為侯

據《漢書》記載,匈奴王〔唯〕徐盧等五人降,景帝欲侯之以勸後。丞相亞夫曰:彼背其主降陛下,陛下侯之,則何以責人臣不守節者乎?景帝曰:丞相議不可用。乃悉封〔唯〕徐盧等為列侯。周亞夫反對封匈奴投降者為侯的理由絕對是正當的,也是符合漢家倫理道德的,漢景帝心中很清楚周亞夫做的是對的。可是,漢景帝為了在政治上分化匈奴,才力排眾議,堅持要給匈奴投降者封侯。周亞夫見勸阻無效,只得稱病在家。

通過這件事,漢景帝發現了一些不和諧的苗頭,那就是作為丞相的周亞夫在自己的建議沒被接受就採取稱病撂挑子的舉動,使得漢景帝覺得周亞夫心中的格局不大,有威脅皇權的嫌疑。因此,漢景帝決定給周亞夫一點教訓,你不是稱病不上班嗎?那我就給你放長假。漢景帝中三年,周亞夫以病被免去了丞相的職務,第一次考察,周亞夫沒有通過。不過,漢景帝並沒有放棄周亞夫,畢竟良將難求。

周亞夫像 圖片來自網路

第二次考察:宴會故意冷落

在周亞夫罷相不久,漢景帝請大臣們吃飯,也請了周亞夫,這時,周亞夫也不病了。據《漢書》:頃之,景帝居禁中,召條侯,賜食。獨置大胾,無切肉,又不置櫡。條侯心不平,顧謂尚席取櫡。景帝視而笑曰:此不足君所乎?條侯免冠謝。上起,條侯因趨出。景帝以目送之,曰:此怏怏者非少主臣也。如果說第一次考察是就事論事的話,那麼,第二次考察就是沒事找事。請人吃飯,既不切肉,也不給筷子,誠心給周亞夫添堵,就是要看看周亞夫此時的反應,你心中究竟有沒有怨氣。周亞夫再一次暴露了他不懂政治,並且也有那麼一些怨氣不平的情緒在內,表現的極為失禮。

《漢書》 圖片來自網路

作為君主,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臣子對自己有怨氣,因為在他們眼中,所謂是雷霆雨露皆是皇恩。周亞夫表現出的怨氣使得漢景帝徹底放棄了他。可是,單純的放棄是不夠的,既然你不能為我所用,那麼,就不能留著你!這就是所謂的帝王心術,和後世曹操的「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負我」的心術何其相似!既然不能留下,那麼,圍繞著周亞夫的一系列栽贓和陷害就開始了。周亞夫最終絕食死於獄中,其罪名是中最有名的一句話是「君侯縱不反地上,即欲反地下耳。」這個罪名也是真的沒有誰了!

作為一代名將,周亞夫屈辱地走完了他的一生。誠然,周亞夫有其自身的缺點和弱點,但卻是父子兩代都有再造漢室的功勞,本不應有著這樣的下場。可是,面對想把漢室江山平穩的傳給後代的漢景帝而言,既然我選中的人不能為我所用,那就只能被消滅。在他眼中,江山的穩固是第一位的,只要是在這個前提下,晁錯也好,周亞夫也罷,只能是作為擋路石被掃除掉。漢景帝被後世稱為漢朝第一涼薄君主的稱號並不是白來的!

漢景帝像 圖片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