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了美國家長推娃的盛況後,我內心現在慌得一批

學區房

17年因為工作,要長途搬家,作為有娃一族,唯一剛需,當然是買學區房。

日光之下並無新事,美國和中國一樣,也是劃片讀書。

學分越高,房價就越高,隔著一條馬路,學區和非學區房價可能都差了幾十萬刀。

我每天趴在電腦上做research。

房子再美輪美奐,哪怕是湖畔白宮復刻版(窮),都不能打動一個老母親的心。

看完房價(有了娃還需要腎嗎),迅速拉到頁面下方,

只有國小、國中、高中三個綠得充滿希望的10分,才意味著,這個房子是育兒的風水寶地。

看了一個月,眼見著心儀的學區房一套套以光速賣出,老公坐不住了。

說,我得親自飛過去看一看。

他一下飛機,就傳來了喜報:我看到一套不錯的房子一小時前剛剛上市,我現在趕過去。

這套房子,不僅10分學區,還正在初高中隔壁。

最最最令人心動的是,一進門,玄關處就掛著一家人在藤校參加畢業典禮的合影。

房主正好還在,他用雲淡風輕的口吻說:

三個兒子,都上了普林斯頓,自己想換個湖邊的房子,釣釣魚,享受人生了。

風水寶地,學府大宅,坐擁藤校……腦海里瞬間迴響起字正腔圓的地產廣告詞。

我遠程指揮:小宋同志,不惜一切代價拿下!

小宋同志不負重託,和房主套磁,和中介拍胸,一分錢沒砍價,把我方簽字的契約發了過去。

我長舒一口氣,出師大捷,這祖傳藤校的好運,沒准也能沾沾呢。

睡了一覺起來,對方的契約竟然還沒發過來。

我們有點慌了,趕緊去問對方中介,怎麼個情況了?

對方中介為難地說:

現在有4個買家在搶這套房,已經加價5萬刀了,

我們昨天談好的價格,不算數了。你們要加入競價嗎?

家長會

自從那套房子競價失敗之後,我們有了新的決定——

先租一段時間房子,等到了當地再仔細去看房。

我們在學區里租了一套公寓,帶泳池帶露台,租金也低得匪夷所思,讓人懷疑買房的意義。

孩子每天一放學,就跟小區里的小女孩一起游泳騎車瘋玩。

也是奇怪,讀到二年級了,美國老師還沒有布置任何家庭作業,國內可是從幼稚園 大班就要每天抄漢字了。

娃就這么放羊一般,散養了幾個月,轉眼就到了第一次考試之後的家長會。

剛考完,我問過娃:考得怎麼樣啊?

她一邊玩芭比換裝遊戲一邊說:超簡單啊!

我心想,美國的數學嘛,還不是渣渣。

在一對一的家長會上,老師先客客氣氣地美式表揚了一通,然後說,這次考試的成績已經出來了,數學方面,還有提高的空間。

孩子她爹樂呵呵又充滿自豪感地接話:我數學很好,而且我們又是中國人,她的數學應該是不錯的。

老師抬頭震驚地看了他一眼。

沒錯,我一輩子也忘不了那個眼神。

她震驚之後,一臉迷惘,吞吞吐吐,想說什麼,又怕傷害到我們的復雜表情,怯怯推過來一張紙——娃的成績單。

老師指著那個70%的成績,緩緩說:

這意味著她跑贏了70%的全美國學生,

但是,在我們班上,她連平均分都還沒有達到。

地縫都不夠鑽的了,我倆需要一個天坑。

我不知道我倆是怎麼灰溜溜的,走出老師教室的。

人生屈辱啊……

她爹,兩個博士學位,她媽,再不濟也是985畢業。

難道網上載說的學霸家庭養出學渣的段子,就要在我們家發生了嗎?

小宋幽幽地看了我一眼:

聽說孩子的智商隨母親,你說這是不是真的啊?

天才班

年末,我們買好房子搬了家。

隔壁也有一戶中國人,和娃一個年級。

每次問對方家長,放學後要不要和我家娃一起玩啊?

對方家長總是笑笑推脫:

不行啊,今天她要上鋼琴課

不行啊,她作業還沒做完

不行啊,她今天有舞蹈課

不行啊,她今天的數學題還要改正

過了一段時間,我娃帶回來一個消息:

隔壁的艾瑪,在學校需要老師額外補習數學。

我問,為什麼呀?

娃樂呵呵又充滿自豪感地回答:

應該是考得不好才需要補課吧,我就不需要!

我心裡一直覺得這個事不合邏輯,艾瑪明明那麼勤奮,怎麼還需要補課呢?

終於找了機會逮住人家的媽媽。

對方臉上再次出現了我熟悉的那種震驚的表情:

「你不知道嗎?那個是數學Gifted Program,連續兩次考試成績99%的孩子才能進,學習高年級數學。

我數數,哎,好像附近的中國孩子都進去了,就差你們家的了。」

娃啊……你怎麼就沒遺傳上你爹的數學細胞,倒是繼承了他的迷之自信呢?

學 神

人哪,命運難測,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我家的國小渣,雖然成績不咋地,但是她很會挑朋友。

不知哪裡來的狗屎運,她最好的閨蜜,竟然是全年級的學神!

也就是自認識了這位學神之後,才徹底改變了她的學渣命運。

小姑娘是俄羅斯裔,無論哪科,都是全年級第一名,

精通四門母語級外語,分別是英文、俄語、德語、西班牙語(現在中文進步也很大),

從幼稚園 開始學習競技體操,讀的都是厚厚的希臘神話、文學名著,性格也溫柔可愛。

她媽絕對是推娃屆的三八紅旗手。

她為了選校,調查了所有好學區,比如有些學區的天才班錄取,是測試智商,在135以上的,統一分到一所學校里集中教育。

她在家自編教材,一年級就讓安娜學完了三年級數學,二年級學完了國小數學,三年級已經在講三角函數和高中數學了。

她曾經給校長和學區多次寫信,要求每天給孩子們布置家庭作業。

她用一種恨鐵不成鋼的表情對說:

你知道嗎?私立學校里,三年級的作業量都是兩個小時以上,

在我們俄羅斯,國小作業每天至少是4個小時,我相信你們中國也差不多。

美國公立教育這么放縱孩子,明天拿什麼和他們去競爭?

自從和她媽深聊多次之後,我才意識到,也別怪孩子學渣了,不爭氣的,是我自己啊。

地 牢

當當當擋!

我和老公的內心,奏響了悲愴的命運交響曲。

娃啊,別怪我們對你下黑手了。

說干就干,老公網上買了白板紙,在地下室貼了一面白牆。

每到周六晚上,當其他家庭其樂融融地窩在沙發上看電影的時候,

我們家的地下室就充滿了聲嘶力竭的吼娃聲:

「剛才不是講過了嗎!為什麼又忘了!」

「別看著我啊,你看黑板!」

「這兩個數哪個大!你說,哪個大!」

「是20個蘋果嗎?你給我再算一遍!」

一陣陣嚶嚶嚶嚶的哭聲傳來。

如果我把持不住自己的慈母之心,沖下樓去,

那麼這種小聲抽泣迅速會爆發成控訴的嚎啕大哭,所以老公一般不讓我露面。

樓上的老母親只能獨自心如刀絞。

每次娃被老公從地下室放走之後,她都像個受傷的小動物一樣,默默走到我身邊。

四肢冰涼,雙目失神,窩在我懷里,懇求我:

媽媽,可以不要再把我送去Dungeon(地牢)了嗎?

人間慘劇莫過於此了吧……

在學神媽媽的指導下,輔導娃數學和閱讀的日常工作,我也會參與。

說真的,平時說自己脾氣好,那都是虛的。

一吼起作業來,才了解自己的靈魂有多燃。

在吼作業之中,我和老公也深深地建立起了革命同志般的高尚友誼。

比如我正在絕望地對娃怒吼:「說過多少遍了,小數點小數點!」

就在我覺得眼前一黑,快要支撐不住的時候,

老公一把把我推開,用堅毅而深情的眼神看著我:

小心腦溢血!這題讓我來!

這特么不是愛情,什麼是愛情!!

成 績

自從我們也加入推娃大軍之後,娃的成績一路突飛猛進。

第一次考試後進入了「國小者」項目(註:是指分數超過95%,但是又不到99%的的學生,側重人文、閱讀、思維方面的培養)。

第二次考試結束之後,上著班的老公激動地給我打電話:剛才收到郵件,她數學99%,進了!

整個比中國隊出線還高興!

過了幾天,娃又興奮地告訴我:她的閱讀也到達了97%的分數線,同時進入了另一個閱讀超前班。

哈哈哈哈哈天不亡我學渣也!

那首歌怎麼唱的,三分天註定(娃),七分靠打拚(爹娘),愛pia才會贏!

娃又接著慢悠悠地說:

老師還說了,如果下次考試成績不到99%,是要被踢出去的……

笑容漸漸凝固在我的臉上,我咬了咬牙,握緊了拳頭:

地牢,還不能停!

我小時候,中國的媒體都很喜歡講這樣一個故事:

國外的孩子們沒有作業,沒有考試,童年只有一個任務,那就是學會玩!

而且搞了一場中外夏令營,中國孩子在貭素教育上,輸得很慘!

看了這種報道,作為小孩,其實非常搓火。

國外的孩子們,竟然什麼都不用學,就躺贏了!?

直到我也有了孩子,才知道童話里都是騙人的。

美國有沒有這樣的童年?

有的,都是底層的孩子才有歲月靜好,中產的孩子都是負重前行。

當年在美國飽受爭議的虎媽蔡美兒,被許多美國讀者寫信去罵她虐待兒童,甚至有網友預言說:你是個失敗的母親,女兒長大後肯定有心理疾病。

結果7年過去了,她的兩個女兒一個大學部哈佛,碩士耶魯法學院,另一個剛從哈佛藝術歷史系畢業,打算繼續深造。

她們不僅沒有心理疾病,也沒有母女反目,反而聰明開朗,熱情大方,成為了兩名多才多藝的學霸。

《時代周刊》的文章中寫道:虎媽讓全美國的父母都感到疑惑——我們其實才是她提到的「失敗者」嗎?

我女兒有時也會抱怨:

為什麼我二年級之前只用玩,現在這么辛苦?

我看著她的眼睛,誠懇地說:

兒啊,七歲之後的人生,都很艱難。

桑桑姐,筆尖鋒利,內心柔軟,在正確和有趣之間,選擇後者。個人眾號:腰線(yaoxian6)


孩子是我們的珍貴寶貝,物質豐富的時代,如何讓他們擁有精神的豐盛?青青蓮子以歐美主流兒童教育和中國傳統文化為基礎,融合東方智慧與西方智術,將安全、正能量的文章、圖書、動畫片,帶給千千萬萬的父母與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