穀雨到了,孩子你該知道雨生百穀夏將至

楊花柳絮隨風舞,

雨生百穀夏將至。

4月20日16時55分

迎來二十四節氣中的第六個節氣

也是春季的最後一個節氣

穀雨

穀雨是二十四節氣的第六個節氣,顧名思義,播谷降雨,源自古人「雨生百穀」之說。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說:「三月中,自雨水後,土膏脈動,今又雨其谷於水也……蓋谷以此時播種,自下而上也。」

根據古人對大自然的觀察,穀雨分為三候:一候萍始生,二候鳴鳩拂其羽,三候戴任降於桑。」

生動刻繪了穀雨後欣欣向榮的景象:雨量開始增多,浮萍逐漸生長,接著布穀鳥開始提醒人們該播種了,然後可以在桑樹上看到戴勝鳥。

自然界的一切都肆意地張揚著生命的活力,整個世界暖意融融。

這時候的雨有多重要?唐代詩人杜甫說:「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

二十四節氣中和「雨」有關的兩個節氣都在春季。一年四季都有雨,「好雨」只在春季有,可以看出人們對春雨有著特殊的感情。

而春雨之中,又有些許差別,比如早春的雨水,稀稀疏疏,代表著冬的融解春的到來;而晚春的穀雨,密實緊湊,是代表著春之將逝夏之降至。

穀雨時節,「旅人游汲汲,春氣又融融。農事蛙聲里,歸程草色中」。

雖然很多開在春季的花期已到了盡頭,但仍掩不住滿眼的草木萋萋,即使杏花梨花疏落凋謝,卻有海棠悄立枝頭,還有牡丹初露端容,國色天香,依然香逸滿城。

穀雨時節,除了花美,「秀色亦可餐」。許多其他時節不常見的野菜,比如薺菜、香椿、槐花、馬蘭頭等,像約好了似的,相繼出現在人們的餐桌上。

簡簡單單的食材,卻飽含著春之氣息,讓人們的味蕾樂開了花。

群芳爭艷,萬物欣然,穀雨是最能給人留下美好印象的節氣。

面對如此動人的佳景,詩人們當然不會閑著,紛紛吟詩作賦抒發情懷。

唐人曹鄴的《老圃堂》甚是有趣:「邵平瓜地接吾廬,穀雨干時手自鋤。昨日春風欺不在,就床吹落讀殘書。」

穀雨到了,農人忙著鋤禾,詩人也湊個熱鬧,到瓜地里幹了一天活,收工回家一看,春風已把自己讀了一半的書吹落到地上了。

唐朝廖融寫的《題伍彬屋壁》:「圓塘綠水準,魚躍紫蒓生。要路貧無力,深村老退耕。犢隨原草遠,蛙傍塹籬鳴。撥棹茶川去,初逢穀雨晴。」

綠水悠悠,魚躍池間,牛犢撒歡,爬蟲鳴叫,種種景象都讓人充滿對自然生活的嚮往。

連難得糊塗的鄭板橋也對這晚春景緻充滿偏愛,寫下《七言詩·穀雨》:「不風不雨正晴和,翠竹亭亭好節柯。最愛晚涼佳客至,一壺新茗泡松蘿。幾枝新葉蕭蕭竹,數筆橫皴淡淡山。正好清明連穀雨,一杯香茗坐其間。」

都說「人間四月芳菲盡」,暮春傷景更添愁。其實大可不必如此,正像秦觀所說「芳菲歇去何須恨,夏木陰陰正可人」,春有春的美好,夏有夏的可愛,我們只須順應時序的更迭就好。

穀雨故事

大約在4000年前,軒轅黃帝由部落首領被擁戴為部落聯盟領袖,他命倉頡為左史官。穀雨就是為了紀念這位創造文字的始祖。。

每年穀雨節,倉頡廟都要舉行傳統廟會,會期長達七至十天。成千上萬的人們從四面八方來到此地,舉行隆重熱烈的迎倉聖進廟和盛大莊嚴的祭奠儀式,緬懷和祭祀文字始祖倉頡。

人們扭秧歌,跑竹馬,耍社火,表演武術,敲鑼打鼓,演大戲,載歌載舞,表達對倉聖的崇敬和懷念。戲班子、商號也來赴會湊興,熱鬧非凡。

倉頡廟會已經成為當地一個隆重節日。甚至當地人入學拜師、敬惜字、愛喝紅豆稀飯、喜住窯洞、乞雨、乞子,祈福禳災等習俗也都是與倉頡有關。

穀雨氣候

穀雨節氣後降雨增多,空氣中的濕度逐漸加大,此時養生應遵遁自然節氣的變化,針對其氣候特點進行調養。

同時由於天氣轉溫,人們的室外活動增加,北方地區的桃花、杏花等開放;楊絮、柳絮四處飛揚。

穀雨時節的南方地區,”楊花落盡子規啼”,柳絮飛落,杜鵑夜啼,牡丹吐蕊,櫻桃紅熟,自然景物告示人們:時至暮春了。

這時,南方的氣溫升高較快,一般4月下旬平均氣溫,除了華南北部和西部部分地區外,已達20℃~22℃,比中旬增高2℃以上。

華南春季氣溫較高的氣候特點,有利於在大春作物栽培措施上抓早。雨生百穀。雨量充足而及時,穀類作物能茁壯成長。

送春光明媚,迎火熱夏天

不負春光不負卿!

【本文由「寶寶創意社」原創作品。圖片來自網路,感謝支持,如有侵權請聯系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