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列入傳銷名單的緹麗莎爾還能走多遠?

7月28日,美商社揭露了微商緹麗莎爾的騙局,《繼盜用商標遭南京同仁堂打臉後,緹麗莎爾又被人民日報列入了傳銷組織名單》。這篇文章目前閱讀量已達15萬+,後台留言超過500條,留言中不乏曾經被緹麗莎爾欺騙的受害者。其中,有一位緹麗莎爾以前的代理聯系了美商社,講述了自己的被騙遭遇。

緹麗莎爾經營三部曲:炫富、造假、慫恿拿貨

小何(化名)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偶爾在朋友圈賣一賣產品。偶然間,小何在朋友圈看到了一名來自緹麗莎爾的代理的成交記錄,她發現這名代理似乎每天都能賣出很多產品。沒有經過太多的思考,渴望迅速致富的小何在2016年1月份加入了緹麗莎爾。

剛加入不久,小何的上層代理就告訴她,繳納五千元就可以成為緹麗莎爾的合夥人,並且可以參加為期兩天的線下培訓。在培訓會上,緹麗莎爾的大佬米燕、微商圈裡一些知名人士來給新加盟的小代理進行職業心理輔導(實則就是洗腦),在她們面前炫富,告訴她們只要按照緹麗莎爾教的方法去做,一定可以盆滿缽滿。

與此前媒體報道的無異,緹麗莎爾的培訓並不是教你如何賣貨,而是教你如何炫富、如何造假轉賬記錄。緹麗莎爾在培訓會中曾經承諾過,「如果貨賣不出去,可以找公司幫忙賣。」也正是因為這句話,小何對於緹麗莎爾並未產生過多質疑。抱著「即使產品賣不出去也可以找公司」的想法,小何開始大批量的進貨。

但沒過多久,小何便發現,光是靠零售根本無法把自己手上產品賣完。這時,小何的上層代理告訴她,「你可以拉人進來成為代理,把你手上的貨分批賣給她們。這樣你不僅可以獲得很可觀的收益,而且你的等級也可以迅速提升。」就這樣,小何開始不斷發展代理,不斷將自己手上的貨品壓給下層代理。短短時間內,小何就從緹麗莎爾的基礎合夥人升至了中咖。

緹麗莎爾炫富截圖

這里所提到的等級,實際上就是緹麗莎爾的代理制度。在緹麗莎爾的內部,根據拿貨的數量,通過7級代理商打款進貨,級別越高,拿貨價格越低。代理商制度為:5000-29999元為合夥人、3萬-29萬元為黑馬、30萬-99萬元為小咖、100萬-499萬為中咖、500萬-999萬元為魅力大咖、1000萬元以上為頂級大咖、成為頂級大咖後再發展一個頂級大咖便可升級為鑽石大咖。據小何介紹,緹麗莎爾內部目前共有12個頂級大咖,每位頂級大咖底下都有一個自己的團隊,每個團隊的代理至少以萬起步。

小何提到,緹麗莎爾為了慫恿代理借款拿更多的貨,內部搞了一系列活動。例如,業績達到30萬就可以參加公司組織的海外游;業績達到100萬便可以參加沈小姐的婚禮。小何口中的沈小姐其實就是緹麗莎爾的創始人——沈祉含。但最後這些所謂的活動,最終都不了了之。

「不過,拿了那麼多貨光是靠壓給下層也不太可能。之前公司要出新瘦身產品,和我同團隊的一個大咖手上有幾百萬舊貨,我們這些小代理手上也有上百萬快要過期的貨。本來以為可以找公司解決,但公司根本不理我們。沒辦法,我們只好找一些平台進行低價清貨,少賠一點是一點。」

開展副業,全面壓榨

如果你以為緹麗莎爾只靠批發賣產品給代理圈錢,那你就錯了。為了全方位的壓榨代理,緹麗莎爾還開展了一系列副業,例如開家整形機構、投資服裝品牌。

「我們這些代理只能靠產品的差價掙一些錢,不過,成為頂級大咖以後可以獲得真美啦的股份。」真美啦的全名為武漢真美啦醫療美容門診部有限公司,成立於2016年10月20日,股東為沈祉含和譚麗莉。而據小何猜測,譚麗莉或許就是目前緹麗莎爾的負責人——米燕。

「我們生意不好就說我們丑,要求我們去真美啦整容。整完容又說我們品味不好,要去CM買衣服,反正變著法子要把我們榨乾。去年3月份,真美啦開業了。沒過多久,緹麗莎爾總部發通知讓15萬個代理去中南飯店參加線下培訓。顧名思義是開會,實際上卻直接把我們帶到了真美啦那裡,要求我們現場刷卡充值。如果不充值,以後就不能得到扶持。」

真美啦的充值形式分為兩種:一種是一次性充值9萬8千元,雖然沒有原始股,但可以拿到真美啦的分紅;另外一種是充值3萬8千元,套餐內包含10次整形美容項目,只要拉人充值就可以獲得返利。無奈之下,小何選擇了3萬8千元的項目。但在體驗了一次美容項目之後,小何就被告知無法再享受服務。而在她拉人充值後,也並未收到任何返利金額。

到此,我們可以算一筆賬。倘若僅是到場的15萬名代理都充值了最低金額3萬8千元的真美啦套餐,那麼緹麗莎爾的收入為150000*38000=5700000000元。57億元是什麼概念?本土龍頭化妝品企業上海家化在2015年的總營收為58億元。也就是說,緹麗莎爾什麼都不用做,光是靠代理充值真美啦的金額就可以獲得上海家化一年的收入。

退貨無果,維權無門

小何表示,由於她原先所在的團隊業績不太理想,所以公司要將她們和另外一個團隊合併,小何也就趁此機會離開了緹麗莎爾。雖然在當代理近三年的期間里,虧了不少錢,但小何依舊抱著息事寧人的態度。直到最近,小何因為下層代理退貨一事被搞得焦頭爛額。

「之前公司慫恿代理拿貨,我的下層和她的下層都拿了很多貨。但是,這些貨根本賣不出去,只能積壓在手上。她們在聯系了公司以後,公司讓她們來找我。因為緹麗莎爾在武漢有很硬的後台,所以我知道即使找相關部門投訴也沒有用。於是我就把我的房子和車子變賣了用來補貼退款的錢,但我的下層代理每個人手上都有二三十萬的貨款,賣房子的錢也遠遠不夠退款。所以我和我的下層代理一起去找了公司,希望能解決剩下的退款。可是,公司根本就不理我們。」

出於無奈,小何與她的下層代理聯系了湖北省仙桃市工商局。工商局的一位工作人員也給了小何一個意料之中的答案,「緹麗莎爾的經營模式和傳銷一樣,可以認定為傳銷。」

「其實在小緹當代理真的很可憐,在當代理的時候真的覺得自己能夠賺到錢,但是到頭來只是一場空罷了。即使前一段時間我已經不做代理了,我也沒有說過緹麗莎爾一句不好。直到發生了退貨的事情,我才知道緹麗莎爾就是個騙子。之前米燕承諾的產品賣不出去就找公司,也成為了一句空談。我現在也不奢求我能拿回我的錢,只希望不要再有人上當受騙了。」

小何告訴記者,在今天下午又有幾名代理去緹麗莎爾總部談判。截止發稿前,雙方的談判結果尚未達成一致。美商社會繼續跟進報道後續情況。